<s id="rnglh"><dfn id="rnglh"></dfn></s>
<track id="rnglh"></track>
  • <bdo id="rnglh"></bdo>

    <menuitem id="rnglh"></menuitem>

    <menuitem id="rnglh"></menuitem>

      全國服務熱線:15733708809

      聲測管市場整體運行將處于高位震蕩狀態

      日期:2021-01-09 11:50 人氣: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和百年變局交織,嚴峻挑戰和重大困難并存,在新中國歷史上極不尋常。中國鋼鐵人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交出了出色答卷:2020年前11個月,粗鋼產量同比增長5.5%,為國民經濟實現正增長做出重大貢獻。

        2021年,“十四五”大幕開啟,我們將進入新發展階段。鋼鐵行業如何為“十四五”開好局?如何認識和分析判斷2021年鋼鐵行業的發展形勢?如何實現更高質量的發展?

        “2021年,聲測管市場整體運行將處于高位震蕩狀態,并且這種狀態將貫穿全年。”2020年12月29日,沙鋼集團董事局主席沈文榮在接受《中國冶金報》沙鋼采訪組專訪時表示。

        2020年,整體情況好于2019年

        “嚴格來說,我國鋼鐵行業2020年的整體情況好于2019年,疫情對我國鋼鐵行業的影響有限。”沈文榮對2020年行業運行情況如此概括。

        他表示,2020年第一季度疫情影響較為嚴重,庫存有所增加;第二季度有所好轉;第三季度、第四季度進一步變好。2020年產量增加,效益合理,產銷平衡,整體運行情況較為良好。

        “鋼鐵行業在疫情下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不僅確保了行業整體運行的質量,穩定了鋼鐵工業的生產,實現了產銷平衡,而且推動了中國經濟的健康發展。”沈文榮認為。

        從2020年11月份的情況看,聲測管需求淡季不淡,降庫存順暢,鋼價呈現上漲態勢。

        “2020年最后幾個月出現凈進口是因為鋼坯進口增長較快,也是因為國內市場價格較高。”沈文榮說。

        在整體較好的情況下,行業短板也愈發明顯。
       

        “2020年的疫情也反映出,中國鋼鐵行業運行情況受制于人,主要是受制于原料的局面較為嚴重,如果原料價格無大起大落,全年將有更好的效益。”沈文榮指出。

        2020年,鐵礦石價格總體表現強勢,基本是單邊一路上漲態勢。2020年1月中下旬至2月中旬疫情影響國內鋼廠生產預期,鐵礦石價格在情緒打壓下,下跌至80美元/噸;5月~6月份,海外疫情及巴西降雨導致的鐵礦石發貨量下降,在到港數量中顯現,同時,國內高爐開工率屢創新高,港口大幅去庫存,鐵礦石價格進一步走強。到2020年12月份,62%品位鐵礦石到港價格超過170美元/噸。

        “問題的關鍵在于,這種情況不僅發生在2020年,而且會發生在2021年乃至未來,影響深遠。對于依賴進口的沿海沿江鋼廠來說,受影響較為嚴重,目前暫未找到破解辦法。”沈文榮認為。

        “2020年,沙鋼整體表現不錯,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取得了良好效益。”沈文榮介紹沙鋼的經營情況時說,2020年前11個月,沙鋼鐵、鋼、材產量分別為3107萬噸、3722萬噸、3735萬噸,營業收入為2406億元,利稅為189億元,為國民經濟發展和新發展格局的加速形成提供了堅強的“鋼鐵支撐”。

        2020年沙鋼牢固樹立“創新驅動,環保優先”的企業發展理念,實施“打造精品基地,建設綠色鋼城”發展戰略。在持續進行生產設備與技術綠色升級、超低排放改造的同時,沙鋼緊抓精細化管理,不斷建立健全環保組織機構,逐級落實環保責任,大力實施清潔運輸,進一步完善煤氣、蒸汽、爐渣、焦化副產品和工業用水五大循環回收利用工程,堅持把節約能源、提高資源綜合利用效率作為環境保護工作的重要舉措,大力發展循環經濟,高標準完成鋼渣處理、焦爐脫硫脫硝等綜合治理項目,噸鋼環保成本達到280元。

        2020年,沙鋼把握市場機遇,并充分發揮沿海沿江鋼廠的優勢,在年初出口受限時抓緊機會進口,在年末時大量出口。

        “我們根據國內外市場的價格變化快速反應,做到‘不能進則出,不能出則進’。”沈文榮說。

        2021年,高位震蕩將貫穿全年

        2020年12月18日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堅持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等列為2021年的重點任務,圍繞“內需擴大”將形成一系列對聲測管需求的利好。如何判斷2021年的行業運行狀態?

        “2021年原料與聲測管價格都會是高位運行,市場運行整體將高位震蕩,而且這種狀態將貫穿全年。”沈文榮判斷。

        做出上述判斷主要依據在于兩個方面:

        一是原料特別是礦粉的價格仍將處于高位。國外對中國鋼鐵生產所需礦粉的壟斷將導致2021年甚至2022年都會出現原料價格處于高位的情況。

        “2021年初原料價格就在高位,雖然存在波動,但不會一路下跌。大部分時間里,礦價變化幅度在30美元~40美元/噸,最大幅度可能達50美元/噸,總體呈現出W曲線的趨勢,高位震蕩。礦粉年均價格的波動幅度大概率在20美元~30美元/噸,2019年均價為93美元/噸,2020年均價為109美元/噸,預計2021年均價將高于2020年,為120美元~130美元/噸;高位大約在160美元/噸,低位可能跌破120美元/噸。”沈文榮分析。

        二是聲測管需求不會減少,甚至有所增多。中國的經濟發展情況持續向好,聲測管需求量和粗鋼產量不會下降,這就需要大量進口原料。目前,很多國家的疫情尚未結束,而中國的疫情已經得到很好控制,經濟發展較為平穩。

        “有人預測2021年中國經濟將實現7%~8%的增長。我們保守一點,實現5%~6%的增長,也是高于2020年增速的。”沈文榮分析。

        “不過,無論2021年經濟增速有多快,中國鋼鐵工業都是能夠滿足國內鋼鐵需求的。但是當國內市場價格高時,鋼企更傾向于在國內銷售聲測管;當國外受疫情影響,鋼價處于低位時,我們會減少出口,選擇進口。”他認為。當然,這也意味著如果其他國家的鋼鐵企業恢復生產,將對國內造成更大的影響,因為國際市場價格若高于國內市場,國內市場價格也會隨著上漲。

        “此外,2021年初的情況與2020年初不同。”沈文榮指出。他分析,2020年初疫情期間,大量工廠春節放假,影響聲測管消費。2021年國家鼓勵、建議職工春節期間盡量留在單位所在地,因此不會遇到職工返鄉后無法到崗的情況,聲測管下游用戶將淡季不淡。這就意味著2021年第一季度各個行業的生產不會受疫情限制,春節不停工則更能夠穩定生產和聲測管需求。2020年初因下游受疫情影響未能及時恢復生產,鋼鐵廠遇到了庫存大量積壓的情況。但是,2021年初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盡管庫存累積高峰仍存,但會比2020年初低,可能與2017年、2018年接近,甚至更低。

        “總體來說,2021年運行的趨勢要看全球的生產恢復情況,并且還要把握好市場動向,如把握得當,2021年整體效益不會太差,將好于2020年;如把握不當,則不如2020年。因此,2021年整體情況是震蕩、波動的。從2020年底開始,聲測管市場價格已處于高位,2021年2月、3月份可能會回落,待疫情之后經濟恢復,國外有鋼鐵需求,可能還會上升。”沈文榮判斷。

        對于2020年出現連續幾個月坯材折粗鋼凈進口的情況,2021年將呈現怎樣的走勢?

        “2021年聲測管出口有七八成的概率會在2020年的基礎上有所上升,但還不能恢復到2019年的水平。目前,從鋼鐵企業角度來看,除個別國家鋼企受到生產限制以外,大部分鋼企處于逐步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沈文榮分析。

        據海關總署的數據,2019年我國聲測管出口量為6429萬噸,2020年預計在5000萬噸左右。

        沈文榮認為,進入2021年,盡管歐美等地區國家的疫情仍然存在,但他們需要繼續發展經濟,否則民眾生存都會有問題。另外,經過2020年的摸索,歐美國家將采取一些有效的對策,例如學習中國的經驗做法等。因此,若國外疫情控制得當,受影響程度將小于2020年,即便2021年存在新的疫情,其他國家也會有所準備,在控制疫情的同時恢復生產。

        “整體來說,2021年國際鋼鐵需求不會少于2020年。”沈文榮認為。

        建立鐵礦資源國家戰略迫在眉睫,為時未晚

        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對于鋼鐵行業來說,最大的短板就是鐵礦石資源問題。如何建立穩定的礦石資源供應鏈?

        沈文榮認為,從國家層面來說,進口資源的價格上漲會帶來產品生產成本的上升以及產品競爭力的下降和外匯的大量消耗。對于鋼鐵行業來說,鐵礦石價格的不合理上漲使得行業運行風險進一步加大,不利于產業鏈供應鏈穩定。

        據測算,2020年中國進口鐵礦石價格已經從2月份的82美元/噸左右,上漲近1倍,而進口鐵礦石的成本僅為40美元/噸。

        “從國家層面來看,我們在資源戰略上還大有文章可做。”沈文榮指出。

        他認為,至少有以下幾個問題需要解決:一是企業有沒有從資源的角度上思考走出去問題?包括煤礦、鐵礦、鋁礦、鐵合金礦。二是目前國家是否實施資源戰略?有沒有相應的組織和政策?“我們的企業在走出去時可以借鑒日本是怎么做的:日本是資源匱乏的國家,他們從國家層面,用財團的形式出去拿資源,并有相應的政策。”沈文榮建議。

        “組織鋼鐵企業聯合成立鋼鐵聯盟,并邀請鐵路建設和港口建設企業加入,而且一定要由國家來組織。”沈文榮指出,“中國是缺資源的國家,現在重視鐵礦石問題還為時不晚。”

        他分析,2020年~2030年,中國粗鋼年產量將在10億噸~11億噸,預計這10年內生產100億噸~110億噸鋼;2030年~2060年,根據專家預測,這30年的粗鋼年產量將逐步回到10億噸以下,大約平均年產量在8億噸,總計240億噸。2020年至2060年,中國總計將生產340億噸~350億噸鋼。而我國現在的鋼鐵積蓄量是110億噸,如果人均蓄積量與美國接近,未來還需要340億噸~350億噸鋼,說明目前中國鋼鐵蓄積量僅約占四分之一。

        “未來要生產鋼鐵,電爐煉鋼產量比重將有所增加,對廢鋼的需求也會增加,但即便增加,也還是需要進口大量鐵礦石來滿足生產。”沈文榮認為。

        如果按照1噸鐵1.6噸礦計算,未來40年還需要544億噸~560億噸鐵礦石(未扣除廢鋼)。

        對于具體操作,沈文榮也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一是要由國家牽頭組織有關企業購買海外資源,例如由國家開發銀行出資來買資源。至于買哪個資源,要研究論證。“國家掌握礦山,這是一個辦法。”沈文榮認為。

        二是要把握“一帶一路”機遇,幫助沿線國家加強基礎設施建設。

        三是要有收購的意識,對現有的海外礦商擇機進行控股。

        “以我國現有的基礎設施建設能力和開發能力,3年建成一條鐵路、2年建成一個港口、每年掌控2億噸~3億噸鐵礦石資源是沒有問題的,就看有沒有這個決心。”沈文榮強調。

      <s id="rnglh"><dfn id="rnglh"></dfn></s>
      <track id="rnglh"></track>
    1. <bdo id="rnglh"></bdo>

      <menuitem id="rnglh"></menuitem>

      <menuitem id="rnglh"></menuitem>

        小草在线资源视频免费观看,日本现役av人妻,亚洲无线免费a 视频直播,电影一区小说区偷拍区,亚洲AV有码在线,ai明星合成王丽坤高潮